<cite id="n1d7t"><strike id="n1d7t"></strike></cite>
<cite id="n1d7t"><video id="n1d7t"></video></cite>
<var id="n1d7t"><video id="n1d7t"><listing id="n1d7t"></listing></video></var>
<var id="n1d7t"></var>
<var id="n1d7t"><video id="n1d7t"><thead id="n1d7t"></thead></video></var>
<cite id="n1d7t"><video id="n1d7t"></video></cite>
<cite id="n1d7t"><video id="n1d7t"></video></cite>

不良資產認定標準從嚴

曾剛 原創 | 2019-05-09 16:4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銀行業 不良資產 

   4月30日,銀保監會就《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公開征求意見!稌盒修k法》是對2007年銀監會發布的《貸款風險分類指引》(以下簡稱《指引》)的修訂和擴充。

  《暫行辦法》擴展了風險分類的范圍,將原來的“貸款”拓展到“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明確了風險分類的核心依據是“信用減值”,細化了風險分類的量化標準,明確了風險分類劃分與逾期天數之間的對應關系,同時強調風險分類主要考慮的因素是債務人主體的資信情況!稌盒修k法》對重組資產的定義、風險分類劃分及觀察期等安排進行了細化,堵塞了實務中通過重組資產掩蓋不良的監管漏洞。為確!稌盒修k法》的實施,對新業務進行“新老劃斷”,新發生的業務按照《暫行辦法》執行,存量資產要求在2019年12月31日前全部按照《暫行辦法》進行重新分類。

  一、《暫行辦法》出臺的背景

  一是適應中國銀行業的創新實踐。過去一段時間中,隨著銀行業創新加速,商業銀行金融資產的種類日益豐富,非信貸類產品在銀行資產中所占比重日益增加,但現行的風險分類主要針對信貸類產品,對非信貸類產品的覆蓋不全面,不能充分反映商業銀行所承擔的信用風險。盡管2007年的《指引》也提到了對貸款以外的各類資產,包括表外項目中的直接信用替代項目,也應進行五級分類;在銀監會2016年10月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信用風險管理的通知》中也要求開展非信貸資產分類,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參照貸款分類的有關規定,明確表內外各類非信貸資產的分類標準和操作流程,對非信貸資產實行穿透式管理,根據基礎資產的風險狀況合理確定風險類別。但從實際結果來看,對非信貸資產的五級分類執行并不到位,多數商業銀行將非信貸資產一刀切劃分為“正常類”,導致銀行的信用風險暴露不充分,不利于及時防范和化解風險。

  二是落實國際監管規則的最新變化。次貸危機之后,相關國際監管規則,包括巴塞爾委員會2017年4月發布的《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對不良資產和重組資產重新進行了界定,明確了逾期天數和風險分類之間的關系。此外,2018年開始實施的國際財務報告準則IFRS9對金融資產減值采用了預期信用損失模型,根據資產信用風險的惡化程度將金融資產分為三個階段,分別適用不同的減值計提方法。此次《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的出臺,既對國際監管規則進行了吸收和借鑒,也與國際會計準則的變化保持了一致。

  二、風險分類的核心概念和主要因素

  《暫行辦法》將信用減值作為風險分類的主旨,引入了會計中的減值概念,指出信用減值是“根據所適用的會計準則,因債務人信用狀況惡化導致的資產估值向下調整”。在五級分類的定義中,也主要以信用減值的發生與否和信用減值的程度作為風險分類的劃分標準,與財政部2017年發布的《企業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中金融資產預期信用損失的三階段劃分方式類似。對應的,凡是承擔信用風險的產品都是風險分類的范圍,而不僅限于貸款。在五級分類的定義中,措辭也由原來的“貸款本息”能否收回改為“本金、利息或收益”能否足額償付,《暫行辦法》適用的范圍涵蓋了除信貸資產以外的資產管理產品、資產證券化產品等非信貸類資產。

  《暫行辦法》將債務人主體的履約能力作為風險分類的核心要素,重點考查債務人的財務狀況、償付意愿和償付記錄等,而將擔保情況等作為次要的考慮因素,F行指引對于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只要擔保充足,依然可以劃分為正常類或關注類。而《暫行辦法》的不良認定標準趨嚴,只要逾期超過90天,不論擔保情況如何,一律歸為不良。此外,如果債務人在財務狀況正常的情況下,通過借新還舊或其他債務融資方式償還,則該資產應至少被劃分為“關注類”;如果債務人或金融資產的外部評級被下調至非投資級,或債務人被納入失信聯合懲戒名單的,該資產應至少劃分為“次級類”;如果債務人逃廢銀行債務,則該資產至少應劃分為“可疑類”;如果債務人已進入破產程序,則該資產應劃分為“損失類”。風險分類的劃分主要依據債務人主體的資信情況,而不再強調貸款項目的盈利能力、貸款償還的法律責任等因素。

  《暫行辦法》引入了量化指標,特別是確定了逾期天數與風險分類的對應關系,對于逾期超過90天、270天、360天的金融資產,應分別劃分為次級類、可疑類和損失類。其中,逾期超過90天的資產列入不良,與2017年巴塞爾委員會發布的《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中的標準一致。同時,風險分類還引入了會計中的資產減值指標,對于減值達到40%以上和80%上的金融資產,要求分別劃分為可疑類和損失類,初步建立了五級分類與資產減值的對應關系。

  《暫行辦法》引入了交叉評估,當同一債務人在其他銀行的債務出現不良,但不超過總債務的5%的,應將其對應資產歸為關注類;同一非零售債務人在所有銀行的債務中,逾期90天以上的債務超過5%的,對應資產應至少劃分為次級類。非零售債務人在本行的債務5%以上被分為不良的,那么該債務人在該行所有的債務均應劃分為不良。量化指標和交叉評估等要求,都傳遞出不良分類趨嚴的信號。由于各行對逾期貸款認定為不良的標準不統一,對于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暫行辦法》將較大的影響其風險分類結果。而根據在本行內部和各行之間的交叉認定的標準,預計對部分銀行的不良率將帶來一定沖擊。

  三、資管產品與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

  針對資產管理產品、資產證券化等產品,《暫行辦法》要求穿透至底層資產進行風險分類,根據基礎資產的實際風險狀況,合理確定產品的風險類別。對于無法穿透至機場資產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出于審慎性的考慮,要按照基礎資產中風險分類最低的資產確定產品的風險類別。但對于以零售資產、不良資產為基礎資產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以及分層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以產品為單位進行風險分類,不要求穿透至底層資產進行分類。

  《暫行辦法》重新定義了重組資產,對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劃分和觀察期安排也進行了細化。相比于現行的《指引》,《暫行辦法》不再要求重組資產必須分為不良,但至少應分為關注類,分類結果更加注重資產的實際狀況,體現了“實質重于形式”的理念。同時,《暫行辦法》對于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也更為審慎,延長了重組觀察期的長度,將觀察期由6個月延長至1年。對于重組前為不良的,規定重組觀察期內不得上調分類;資產質量持續惡化的則應進一步下調分類,并重新計算觀察期。

  四、對銀行業的影響

  一是不良資產的不良認定總體趨嚴,風險暴露更加充分!稌盒修k法》將逾期天數與風險分類劃分建立了對應關系,明確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資產納入不良。近兩年來,監管層已經開始敦促各商業銀行做實貸款分類,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計入不良,目前總體來看逾貸比(逾期90天以上貸款與不良貸款的比值)已基本降至100%以內。但由于現行《指引》沒有明確要求,并不排除部分銀行以擔保充足為由而不將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列為不良!稌盒修k法》的實施將使逾期天數成為一個剛性指標,有助于常態化的充分暴露不良。此外,五級分類過程中更加注重債務人主體的資信狀況,不再強調抵質押擔保、貸款項目收益等因素,對不良的認定口徑更加嚴格。對逃廢債由原來的關注類降為可疑類,對不良資產上調的標準也較國際標準更加嚴格。

  二是風險管理更加精細化,風險分類注重實質!稌盒修k法》將所有承擔信用風險的資產納入五級分類范圍,對于資產證券化等非信貸類產品實施穿透分類的原則,都有助于更加全面、真實的反映風險。相關量化指標的引入明確了風險分類與逾期天數、資產減值的關系,風險管理更加精細。風險分類中更加強調債務人的履約能力,對重組資產的不良認定也更加注重實質。為強化商業銀行信用風險管理,《暫行辦法》從治理架構和管理制度層面對銀行都提出了相關要求,同時需開發和完善信息系統,加強風險監測和預警,以及時、動態的反映風險。

  三是規范更加國際化,與國際監管規則及會計制度更加一致,F行《指引》對逾期貸款納入不良的標準不明確,認定口徑較為寬松!稌盒修k法》將逾期90天的資產納入不良,不僅與巴塞爾委員會2017年的要求一致,也與歐洲央行、美國監管機構的監管實踐相同。同時,信用減值概念的引入以及在五級分類中的應用也體現了監管實踐與會計準則的協調。

  四是部分銀行不良率或所上升,但不用過度擔憂。隨著五級分類標準的細化和不良認定口徑趨嚴,部分銀行可能會出現不良貸款額和不良率的上升。特別是目前風險分類不到位、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不良率預計會有一定程度提高,考慮到銀行撥備會相應增加以彌補預期的信用損失,這些銀行的利潤也可能會受到一定的負面影響。但對于資產分類較為嚴格的銀行,以及前期在監管強化要求下風險暴露已經比較充分的銀行,《指導意見》的影響相對較小,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將會繼續下降。此外,根據銀監會2018年發布的《中國銀監會關于調整事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對商業銀行按照“同質同類、一行一策”的原則,對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進行區間式管理,對貸款分類準確性較高、積極處置不良、資本較充足的銀行,可適度下調貸款損失準備的監管要求。這意味著,不同銀行的經營業績分化將進一步加大。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對那些目前風險分類不到位、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新的資產分類標準盡管會導致其不良貸款額或不良率的上升,但這些主要都是存量風險的顯性化,并不意味著增量風險的進一步擴大,因此,也不用對部分銀行不良數據的變動過度擔憂。從長期看,風險暴露更加充分、真實,有助于提高銀行風險管理的主動性,對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提高資金配置效率都有著積極的影響,這可以為銀行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創造更好的條件。

個人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
每日關注 更多
曾剛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澳洲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