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n1d7t"><strike id="n1d7t"></strike></cite>
<cite id="n1d7t"><video id="n1d7t"></video></cite>
<var id="n1d7t"><video id="n1d7t"><listing id="n1d7t"></listing></video></var>
<var id="n1d7t"></var>
<var id="n1d7t"><video id="n1d7t"><thead id="n1d7t"></thead></video></var>
<cite id="n1d7t"><video id="n1d7t"></video></cite>
<cite id="n1d7t"><video id="n1d7t"></video></cite>

如何使降準資金流向政策指向?

莫開偉 原創 | 2019-05-08 12:4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中小銀行 信貸投放 

  近日,央行決定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從11%降至8%。據統計,全國約有1000家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項優惠政策,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對于央行此次降準,其實已早在市場預料之中,且之前央行一個月內曾就坊間謠傳央行降準進行了兩次辟謠,實屬罕見。然而,無論如何,央行選擇此節點降準,依然引發社會廣泛地反響和聯想:此次降準到底有何深意?其降準背后的真實意圖是什么?顯然,要將這些問題全部搞清楚,需要我們對當前客觀經濟運行環境及政策環境有一個比較清晰的了解,才能對此次央行降準有一個比較全面、準確的認識。

  就目前客觀經濟形勢而言,央行降準指向十分明確,就是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扶持實體經濟力度、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等相關政策要求,為實體經濟發展營造寬松有利的貨幣政策環境。在今年2月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體學習上,習總書記指出“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亦要求,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適時運用存款準備金率、利率等數量和價格手段,引導金融機構擴大信貸投放、降低貸款成本,精準有效支持實體經濟,加大對中小銀行定向降準力度,釋放的資金全部用于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同時,此次定向降準著眼于建立政策框架,是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部署,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有利于處理好總量和結構的關系,用改革的辦法優化金融供給結構和信貸資金配置,支持中小銀行更好地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

  就我國貨幣政策操作而言,央行降準意在推動金融供給則結構性改革,建立供需平穩、靈敏有效的貨幣信貸供給體制,避免過于頻繁的貨幣政策操作而造成金融市場的不穩定。4月17日國務院常務會提出“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很明顯,央行此次降準預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正式啟動,可有效擴大信貸資金平湖,從根本上提高全國中小銀行機構、尤其是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信貸供給能力。同時,此次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從11%降至8%,與農信、農合等持平,主要有利于貫徹落實中央精神和推進定向調節。且最為重要的是有利于建立“有所區別”、避免“一刀切”的層次分明的銀行機構存款準備金體系,極大地增強我國銀行存款準備金的彈性,促使我國銀行存款準備金制度形成更加清晰、簡明的“三檔兩優”基本框架,既可兼顧防范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特別是服務小微企業,有利于優化結構,也可更加簡化政策體系,對金融機構的引導作用更明確,操作性更強。而且,也可推動銀行機構實現信貸資金來源與資金運用相一致,解決中小銀行機構吸收資金困難加大、而信貸資金需求不斷增長的矛盾,營造更加有利于中小銀行機構成長的貨幣政策環境。

  就國際經濟形勢而言,美聯儲因為美國經濟增長率、就業率,尤其是通貨膨脹率沒有達到預期目標,不僅不會加息,還有降息的可能,這為央行再次降準及下一階段的繼續降準創造了有利條件。最近,美聯儲議息會議動態顯示,繼續保持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在2.25-2.5%不變,原因是美國2月份就業情況幾乎沒有變化,近幾個月平均就業增長一直很穩定,失業率保持在低位。同時,美國第一季家庭支出和企業固定投資增速放緩。而且,同上年同期相比的整體通脹下降,主要是由于能源價格下跌,不計入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通脹率保持在2%附近。于是有研究機構預測,美聯儲今年可能不會加息,甚至還有可能會降息,美聯儲加息序幕或將告一段落。美聯儲停止加息或者降息,對世界貨幣又將帶來一定利好,無疑對中國將帶來更大的貨幣政策操作空間,央行無疑會抓住這一有利的國際金融環境,適當降準,并以此推動中國銀行機構存款準備金新體系建設,爭取國內銀行機構在支持經濟發展上展現更為積極的作用,以刺激經濟盡快復蘇。

  就當前中小銀行金融機構實際而言,上半年信貸投放需要量大,尤其是中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處于相對困難狀態,央行此次降準無異于“雪中送炭”,可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中小銀行金融機構的資金緊張矛盾。目前現實情況是,大型銀行機構往往對中小微企業信貸投入缺乏足夠的興趣和信心,絕大部分中小微企業都是靠中小銀行機構信貸支持;尤其是涉農中小銀行機構更是支持“三農”發展的主力軍。據央行數據,自去年下半年以來,隨著一系列支持政策的落實,小微企業融資狀況已有明顯改善,截至1季度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比年初增長16.85%,較各項貸款整體增速高12.4個百分點,有貸款余額戶數290.13萬戶,比年初增加45.22萬戶,階段性完成了“兩增”目標。然而,如果再要繼續擴大對中小微實體經濟及“三農”貸款規模,不少縣域中小銀行機構存在較大困難,因為在吸收存款上,中小銀行機構處于劣勢,如果不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勢必會影響信貸投放的持續增長。尤其,涉農貸款上半年是投放旺季,此時降準更有利于涉農中小銀行機構信貸投放的擴張,對今年“三農”發展將起到重要推動作用。

  就普惠金融而言,不僅有利于央行建立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且更能化解中小金融機構推進普惠金融服務的矛盾,使中小銀行機構實施普惠金融有比較穩定的資金來源,更加降低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2019年,我國貨幣政策是要保持較為科學合理的結構性,既不能大水漫灌,也不會過于緊縮。主要特點是要疏通貨幣傳導機制,加大對迫切需要流動性的實體經濟的支持,特別是民營小微經濟的支持。這次通過對中小銀行的定向降準,再次反映了結構性貨幣政策的用意。中小型銀行是民營小微經濟的主要資金來源。對其降準可以更加有效實現貨幣政策的結構性目標。更要看到,此次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對象是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約有1000家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可以享受該優惠政策,將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并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這將明顯有利增強服務縣域經濟的中小銀行的資金實力,促進其降低融資成本,更好地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發展。而且,此次定向降準等于給了市場一個信號,優惠準備金率的框架已經上路,未來還會持續推進。

  此外,也要看到,央行此次降準也有對沖國內經濟與金融市場的潛在風險的考慮,以聚集經濟增長新動能,確保我國經濟增長目標的實現。剛剛公布的4月份PMI數據低于預期,在3月份實體經濟大幅超預期反彈的前提下,4月份實體經濟有所回落是大概率事件,經濟基本面可能出現適度降溫。PMI下滑已預示了這一點,之后陸續公布的宏觀數據也會有所體現。此外,由于豬肉價格的顯著上升,4月份通脹壓力也可能會有明顯的上升,PPI適度回升,CPI也可能上升較大。且今年A股走勢較為強勁,幾乎呈現單邊看多趨勢,累積了較多的風險,在內部和外部潛在風險影響下有可能出現較大幅度回調。在此背景下,定向降準體現了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的原則,對沖潛在的內部與外部風險。

  最后,需要重視的是,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立我國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新體系,降準固然重要,但結構性貨幣信貸政策要真正顯現支持中小微企業及“三農”功效,還是不能僅止于一降了事,應建立降準動靜態觀測體系,建立對降準資金作用去向靈敏監督考核體系,加大金融問責力度,讓降準資金真正流向政策指向的地方,使央行貨幣政策作用力不偏向,釋放支持我國經濟發展的巨大潛能;否則,降準的作用會被大打折扣,或者完全背離政策導向,這一點已有前車之鑒,并非杞人憂天。

個人簡介
中國知名財經評論家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澳洲快乐十分开奖记录